武松新傳 [7/8] – 爱欲小说修正版

在潘金蓮鋪宴的路上,不由對往事的回意,那是和叔叔多麼快樂的時光呀,
不知不覺回想到了過去,與武松做饅頭!

武松淫協的望著金蓮笑道:「我是替嫂嫂賣力的『揉面』,至於嫂嫂放的什
麼『香料』,只有她一人知道。」

金蓮紅著臉道:「大郎,別聽叔叔的,他早已嘗過許多我的香料了,而且親
手幫我調出來,難道還不知道。」

武松更淫協的望著金蓮笑道:「嫂嫂這話說的不錯,我是幫嫂嫂一邊調,一
邊幫她嘗香料的味道,太好吃了,嘗了還想嘗。但嫂嫂我還是不知道裡面的配方,
今後我一定要仔細研究研究,希望嫂嫂多多提供香料。」

金蓮輕「呸」一聲,更羞赧的紅著臉道:「叔叔真饞,下午調香料的時候就
吃了那麼多,人家香料多差不多都讓叔叔嘗完了,就差做饅頭都不夠了,還沒吃
飽啊。」

武松一邊聽著金蓮的話,一邊忍不注偷偷的在俏金蓮身上亂摸,金蓮連忙用
小手輕輕地拍打武松的淫手。

武松接著說「嫂嫂的香料我嘗的有癮,嘗了還想嘗。永遠嘗不夠。」

金蓮輕「呸」一聲「大饞貓,不給!」。

這時大朗聽了多時,一時弄不清其中的奧秘,插嘴道「金蓮,叔叔的話說的
不錯,你的香料確實味道不錯,誰吃了都有癮,以後叫叔叔都用點力,幫你都做
一些香料來。」

武松聽了「哈哈」看著金蓮笑了起來。

金蓮聽了臉像一塊紅布,胸前兩個大白面饅頭上下劇烈起伏著。「不理你們
了,兩個都不是好人。」

大郎聽了莫名奇妙。

武松的手又偷偷的亂摸到俏金蓮的大腿根部的水密桃。金蓮連忙夾緊大腿,
不敢出聲,深怕給大郎看到。

武松的用手攪著金蓮的水密桃,金蓮的下面被叔叔的手攪得天翻地覆,香液
氾濫,全身顫抖,兩片貝肉一張一合的緊吸著叔叔的手指。

武松淫協的說:「嫂嫂不要那麼小氣嗎,是不是現在身上還藏有香料」。說
完手指在金蓮的下面一陣亂挖。

金蓮張著迷茫的眼睛,輕喘著氣道:「叔叔壞死了,我身上有什麼東西都藏
不注,都給你挖出來了。」

武松道「嫂嫂不愧是個細心人,好東西都收藏的特別隱蔽的地方,一般人肯
定找不道。」說著手不閒的扣挖著,蜜水沿著武松的手指不斷地流淌下來。

金蓮上身忍不注的顫抖著、下身在咕嘟咕嘟地流淌著,貝齒緊咬著濕潤的嬰
唇,劇烈地喘氣,使得胸前的白饅頭也跟著跳動,羞紅的俏臉讓武松看了不由得
下面烈火中燒,肉棒頂起了褲子。嘴裡還七葷八素的說:「嫂嫂的香料真多,用
不完的,多給我一些嘗嘗鮮吧。」

大郎也附和著兄弟說:「對對,金蓮,多給一些兄弟嘗嘗帶香料的饅頭,我
兄弟身體壯實,能吃能喝。」

金蓮嬌喘著:「大郎,叔叔真的太能吃了,我簡直受不了。」

武松道:「嫂嫂真不錯,下午她用兩個最大的摻滿香料的白面饅頭犒勞我。
但饅頭吃飽了,我口渴了,特別想喝一點嫂子的香料」。

金蓮這時身體劇烈地抽搐起來,底著頭伏在桌上吃吃地笑著:「叔叔壞死了,
全給你了。」

武松感覺金蓮的粉腿緊緊地夾緊手,一股熱流噴射出來,金蓮的香料全流到
了武松的手掌裡。

大郎埋頭吃飯道:「金蓮,這是什麼話。叔叔下午幫你又是揉面做饅頭,又
是幫你調香料;出了那麼多的力,晚上多吃點你做的香饅頭和多喝點香料,有什
麼不行啊。」

武松立刻附和道:「哥哥說得對啊,嫂嫂我晚上恐怕還要麻煩你多調一些香
料來,另外在加兩個你做的大饅頭才夠我吃呢。」

金蓮抬起紅潤的俏臉,撒嬌地叫道:「今天香料沒有了,叔叔餓了,要吃就
吃白面饅頭,不吃拉倒。」說完,想推開武松插在她下體內的淫手。

武松立刻順勢淫手上移一把握住金蓮胸前柔軟的大乳房,並不斷地揉捏著,
嘴裡卻說道:「嫂嫂為什麼今晚沒有香料了?我會努力幫你做的。」

金蓮被武松揉搓的渾身發酥道:「好叔叔,饒了我吧。今天嫂嫂做香料的底
料給你弄完了。明天嫂嫂養足精神,一定陪你調許多許多香料來,保證包你喝足
吃飽,行嗎?」

這時武大抬頭問到:「對了,金蓮別只顧我們吃啊。你今天做饅頭、調香料
也夠累的,你吃飽了沒有啊?」

金蓮聽了俏臉更紅,嬌媚的目光背著自己丈夫的臉瞪了武松一眼道:「我下
午就吃的很飽了。」

武大疑惑的嘟囔著:「吃什麼了,這們飽,連晚上一頓都不想吃了!」

武松聽了,又來勁的笑道:「嫂子說的一點也不錯。下午時我們一起用力揉
面做饅頭和調香料,接著嫂子的肚子又空又餓,當時因為饅頭未作好,我只好拿
了一根香蕉給嫂嫂吃。」

金蓮聽了不由得偷偷地伸出嫩手狠狠地掐了武鬆一下。武松吃痛得的用淫褻
地目光看著金蓮撒嬌撒癡的俏模樣道:「不過,大哥,我給嫂嫂吃的是一根又大
又長的香蕉,一根可抵其它幾根呢,可當飽了。不信,大哥問問嫂子吃了以後感
覺怎樣?」

金蓮聽了輕「呸」一聲「大壞蛋!」

武大沒聽清楚金蓮的話,問到:「什麼?金蓮,什麼蛋,你下午還吃了大雞
蛋。怪不道不餓了。」

武松聽了樂呵呵地補充道:「我給嫂子吃的是兩個熱乎乎的大雞蛋,還有嫂
子最後喝了滿滿一碗又濃又稠熱的白豆奶。」

金蓮聽了叔叔滿嘴的淫詞,渾身發熱,心裡又想起下午和叔叔一起一幕幕竅
魂蕩魄的場面,不由得風情萬種地看著武松。心想:反正自己和叔叔已是如膠示
漆了,今天不如放開身心讓自己放鬆一下,順著叔叔的淫詞繼續聽下去。

武大聽了不解地問到:「兄弟,你那裡弄來的大香蕉。」

金蓮笑著連忙插嘴道:「香蕉是叔叔自己帶來的,一開始看上去香蕉並不大
也不長,不過吃到嘴裡,就感覺變得又大又粗又長了,所以可當飽了。叔叔對嫂
嫂我可真好,怕嫂嫂光吃香蕉口渴,還特地為嫂嫂準備了一大碗乱伦A片百度一下白豆奶和兩個大
雞蛋。」

武松聽了金蓮的話,再也忍不注的將金蓮的小嫩手拽過來,讓它握住早已伸
出來的肉棒和兩個大蛋,不注的揉捏自己下面一大團鼓鼓囊囊的東西。金蓮也微
笑著吃吃的揉搓著肉棒。

武大接著道:「金蓮,今晚還要你辛苦一下再多做一些香饅頭出來,明天我
要上街去賣呢。如果沒有勁的話,叔叔可以在幫你一下,我累了我要去休息了。」

金蓮聽了嬌叫道:「不要!」

武松接過話道:「大哥,你放心,我幫嫂嫂做出來的香饅頭真是又白又大又
香又圓又鼓。我一定幫嫂嫂把明天的香饅頭今晚做好。」

金蓮一邊揉著武松粗壯的小弟弟,一邊笑密密地說道:「大郎,我身體也吃
不消了。不像你小兄弟,長得這們粗壯有力,一點也不會安分呢!」

武大聽了道:「那就叫我大兄弟幫你多出點力,爭取早點把香饅頭做出來吧。」

武松聽了笑瞇瞇地望著自己的俏嫂嫂道:「嫂嫂請放心,晚上不用你花一點
力氣坐著指揮,小兄弟會在你上(嚶唇)下(陰戶)左(左奶)右(右奶)幫你
忙的;嫂嫂餓了,我還有大香蕉給你吃,渴了我有豆奶給你喝!」

金蓮聽了「呸!」的一聲,手下用力捏了一把武松的大陽具,笑的整個肉身
亂抖地撒嬌道:「誰要吃你的那些東西啦!大郎,你看叔叔老是想餵我東西吃,
也不怕把我的肚子撐壞啦。」

武大不滿地說:「金蓮,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叔叔好心讓你多吃點東西有什
麼錯?而且大香蕉是很當飽的,特別是豆奶對你來說是很補身子的啊。」

武松聽了下面的大傢伙有意在金蓮的小嫩手裡用力跳了跳。


金蓮連忙用小手打了一下叔叔這不聽話的大傢伙,俏臉更紅了,一雙勾魂的
大眼睛惡狠狠地盯了武松一眼。心想:自己今天當著自己丈夫的面,和自己的叔
叔說一些只有他倆知道的淫話,同時她還正幫叔叔揉搓著大陽具;然而心裡卻有
一種說不出的刺激。嘴上甜甜的說道:「是嗎?叔叔的豆奶真的很補嗎?不過我
晚上實在吃不下叔叔的那根大香蕉了,請叔叔換根小一些香蕉的給嫂嫂吃,嫂嫂
才不會吃撐著呢。」

武松連忙說道:「嫂嫂要想吃小一些的香蕉也可以,只要嫂嫂用手花點力氣,
將我的大香蕉擠一擠,把裡面的甜水擠掉一些,香蕉就變小了。還有嫂嫂,要不
要在來點豆奶?」

「不要!壞叔叔!」金蓮用小手在桌下面用力來回搖著武松的大陽具,接著
伸小手勉強將叔叔陽具下面晃悠悠的兩棵大鳥蛋緊緊握住,並上下掂著,好像在
試一試它的份量。

武松下面的肉具被嫂嫂的小手摸捏的十分舒服。眼裡看著整個下午被自己摟
在懷裡一刻也不停的滋潤的香肉嫂子。得到自己滋潤、吃飽的妙嫂嫂變得如此嬌
羞大方、關愛自己,心理癢癢的想等武大走後,一把將有一身妙肉的嫂嫂抱到自
己的懷裡,在一口將香肉嫂嫂全部吞進肚子,才能煞去對俏嫂嫂的渾身心火。

所以嘴裡忍不住挑逗道:「嫂嫂,我晚上幫你做完香饅頭會很餓的,請嫂嫂
給我吃兩個下午親手做的大饅頭,好嗎?就是後來被你收起來得的那兩個大饅頭,
我在上面還做了一個記號呢!以防今後找不到。」

金蓮「撲」的一聲吃吃笑了起來:「叔叔,饞死了!真不要臉!偷偷做什麼
記號啦?我怎麼不知道呢?」

武松這時一隻淫手已來來回回揉捏著嫂子胸前兩個軟綿綿、飽鼓鼓的大奶子
的奶頭,並輕輕地揉捏、拽拉起來。並笑瞇瞇看著又有些微喘的嫂嫂道:「嫂嫂
應該知道記號的,我下午不是在你收起來的那兩個大饅頭的頂部安了兩棵不大不
消小的甜蜜密的葡萄嗎?還有我用嘴啄了幾口,還將裡面啄了不少甜水出來呢。」

武大聽了連忙道:「金蓮,有沒有啊?如果有就趕快那出來,慰勞慰勞你叔
叔吧?」

武松聽了望著金蓮笑瞇瞇的,淫手在下面不停的揉搓著金蓮飽鼓鼓的、淌著
奶水的大奶子。

金蓮被兄弟兩個說的沒辦法,又不好當著自己丈夫和情哥哥的面將話挑明,
只好撒嬌撒癡地起來:「知道啦,大兄弟!」白嫩的小手用力搓弄著武松的那又
粗又長又大的肉香蕉,「大郎,叔叔現在不是還沒餓嗎!不用那麼著急嗎!叔叔
到餓的時候,他那麼饞,饞貓鼻子尖,只要聞幾下肯定就會找到饅頭藏在什麼地
方,你不用為你的饞貓兄弟擔心吧!」

武松插嘴道:「不一定啊,嫂嫂。你收藏起來的好東西放得可隱蔽啦!比如
你的香料藏的那麼隱蔽、那麼深,我每次多要摸索半天才能找到,而且費好大力,
才能從裡面扣弄出一點香料來。」

金蓮吃吃地笑道:「大饞貓色公公玩弄儿媳妇,我的香料少,珍貴嗎!所以要把它藏在不易被
你們這些大饞貓找到的隱蔽地方,否則,早就讓你們這些饞貓給偷吃光啦。而饅
頭太大了,所以想藏也藏不住的。另外叔叔今晚在吃饅頭時,我的香料可被你下
午喝完了,你就隨便找些解渴的東西喝喝,行嗎?」

武松這時用手將金蓮的兩個奶子揉擠出了一大片白色的乳漿,並道:「好的,
嫂嫂,今晚如果香料用完了,我就喝點你饅頭尖上葡萄裡的蜜汁吧!」

武大聽了半天,覺得太累了,說了一句:「我要睡覺了,你們早點弄吧!早
弄早休息。」就自己先回臥房去了。

金蓮輕「呸」一聲心道:「休息的了嗎?一條大公牛帶著一根高高舉起的大
棒子正等在旁邊,隨時準備襲擊我呢。」

金蓮對武松輕聲嬌聲道:「壞叔叔,不准在揉了,我身上的衣服多被弄濕透
了。再揉嫂嫂等會就不和你做饅頭了。你選吧?」說完小手放了武松的大陽具,
站起身來準備走。

武松聽了連忙鬆手,底底的淫笑著對金蓮道:「好好,不摸了,我的小香肉
乖乖。我來幫你揉面做饅頭吧,我會用力的。」

金蓮「呸!」的一聲吃吃笑了起來:「誰是你的香肉乖乖!真不要臉,人家
丈夫就在隔壁睡覺,你就不怕。不跟你談了。」說著走道案板前,伸出兩隻白如
凝脂手臂準備做饅頭。

武松站起身來,輕輕地關上廚房門。轉過身來,被金蓮搓揉的大陽具還挺在
身前,他迅速脫光了衣服,一絲不掛的走向背對著自己的金蓮。

武松人未到,那根大傢伙已頂到金蓮那柔軟豐膩的肉臀上。金蓮吃笑著舉小
手頭也不回的輕輕地猛打這根侵犯她的壞蛋。嬌道:「壞叔叔,用那麼大勁往那
頂啊?有勁快來幫我揉面。」

「是,香肉乖乖!我不是正在幫你揉面嗎?」武松說完,赤條條從金蓮背後
更貼緊她,不但大陽具貼著她,緊得就連掛在陽具下的兩隻大卵蛋都貼在金蓮的
肉臀上,並不停的用陽具和卵蛋在上面研磨著,並迅速的撥光金蓮全身本來就不
多的衣褲。

金蓮被身後的東西弄得渾身發熱,無心在做事情。就求饒道:「行行好吧,
好叔叔,你弄得人家都快站不住了,快扶助我,趕快把面揉好,做好饅頭,我可
要休息了,真吃不消你,下午人家就被你弄死不知道幾回了,晚上還要啊。」

這時金蓮已被撥得一絲不掛,而且武松的雙手已從金蓮的臂下穿過伸到金蓮
的胸前,一手一個照顧起金蓮胸前的兩個顫微微、軟綿綿、飽鼓鼓的大奶子。

武松的手隨大,金蓮人嬌小但奶子更大更鼓,武松的雙手還不能全握住;武
松對金蓮的奶子不想有一絲的浪費,不得不在揉捏的同時,在上下左右的移動來
照顧到金蓮奶子的全部。

武松道:「好的,香肉乖乖!我來扶助你揉白面,讓你不用花一點力氣。」
接著武松就彎下腰來,想將粗大堅硬的大陽具從金蓮的褲檔中間穿過,可金蓮羞
得臉通紅,兩隻豐膩的粉腿夾得緊緊的。

武松用威脅地口氣道:「快放開!」

「不要嗎!壞死了!」金蓮嘴上隨說不肯,但經不住武松在她身上上上下下、
左左右右、前前後後的攻擊,早就順從的分開了雙腿。

武松的大陽具順利的從金蓮那迷死人的大腿根部通過;由於陽具過長,以至
於陽具從金蓮後面穿到前面,還長出一大節來。

金蓮羞得又夾緊了大腿,只覺得自己的大腿丫處叔叔的大肉腸又熱又硬,不
由的嬌羞滿面。

武松可管不了那麼多。一伸腰,下面的向上翻翹的肉棍一用力,武松那強壯
的肉棍竟然嬌小的俏嫂子給提離了地面;俏金蓮滿臉通紅、喘著粗氣,不敢睜眼
看武松,嬌庸的身子完全依賴於叔叔的那個大傢伙的支撐,毫無一點抵抗力的被
自己的叔叔給摸弄著。

武松在嫂嫂身上上面下面都揉了一會兒後,淫褻地問道:「嫂嫂,現在你感
覺如何?靠著叔叔吧,我比你丈夫的傢伙可大多了、有勁多了;你瞧,被你下面
那兩塊香肉夾著它就特別來精神。」

金蓮被武松弄得渾身發燒,小手猛打叔叔的那強壯的正揉著她水一樣晃動奶
子的淫爪,嘴裡忍不住呻吟起來:「嗷!不要在揉了,嫂嫂都快被你揉散了。」

說著,柔軟豐滿的香肉身在武松那強壯如鐵的身體裡扭動起來。

這一扭,武松可舒服死了,因為金蓮下面的水泠泠的鮑魚正緊緊含著他的大
肉腸,金蓮扭一扭,那肥嘟嘟的兩片鮑魚肉便在肉腸上來回磨弄,特別是鮑魚裡
包著的東西在肉腸上一徜,渾身只哆嗦。

鮑魚裡的鮮水不斷地淌下來,將武松的大肉腸上塗滿了蜜水,肉腸變得又滑
又硬;金蓮是越扭越哆嗦,下面的蜜水越多;只弄得武松將身體的每一部分狠不
得與金蓮的香肉粘在一起,沒有一絲縫隙,快樂地拼了命與金蓮貼在一起揉徜著。

金蓮那還在揉面,自己完全成為武松懷裡的一團又白又軟又膩的面,武松用
心用力的揉著懷裡的這團香肉面,返返復復的不遺漏一處地方的揉著。武鬆動用
了口、舌、淫手和大肉腸一起在金蓮的香肉上忙碌著,只揉得金蓮上面的奶水、
下面的蜜水全身到都是。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