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記趣之雙兒篇 [1/4] – 爱欲小说修正版
前幾天韋小寶回宮稟陳老王爺的消息

康熙得知父親尚在人世,果真在五台山出家,心中說不
出的高興,巴不得背上插對翅膀,馬上飛到五台山去。但回心細想,皇帝離京出巡,是何等大
的事情,光是籌備佈置,得好幾個月才成,便是一切從簡,也快不了多少時間。經過幾天考
慮,終於有了決定,當下派人召見韋小寶。

自從韋小寶和公主胡天胡帝,這對少男少女正初嘗箇中滋味,自是食髓知味!一連幾日,公主
以練武為名,密密召韋小寶到寧壽宮去。

初時,韋小寶還有點躊躇,知道這事若傳到小皇帝耳中,頭上縱有一百顆腦袋,非給小皇帝劈
掉不可,但公主召喚,做奴才的又不敢不從。還好建寧每次召見,都使開宮女太監,叫他們離
得寧壽宮遠遠的,即使公主被他幹得樂極忘形,大呼小叫,高聲呻吟,也無人得知。就算給宮
女們聽去,只道二人正在練武過招,那有半點懷疑。

這時,韋小寶整個身子壓在公主身上,屁股正自大起大落,口裡叫著:「臭娘皮,浪蹄子,今
日老子要操死你這個騷貨……」說話甫畢,腰臀旋即飛快晃動,聞得「噗唧,噗唧」的水聲,夾
雜著公主那「咿咿啊啊」叫春聲,響徹整個寢建寧公主給他操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正沒命
價的摟往韋小寶,喘氣道:「好桂子,好老公,人家的小屄爽死了……啊啊!再狠狠的操,給老
公插死算了

韋小寶一條楊州大根,給公主那又濕又暖的小屄包裹住,本就樂得神魂俱飛,現又聽著這些淫
辭浪語,更是興奮難當,當下深深吸了一口氣,舉起大槍望裡狂戳,龜頭記記直頂進子宮頸。
「啊!」公主被巨龜亂闖,登時痛得眼淚狂湧,罵道:「死奴才,你真要插死我麼?」

韋小寶笑道:「是你叫我操死你,還嚕囌個什麼,快給我閉上臭嘴,不然我立即拍屁股走人。」
說完果真把肉棒抽離小屄,一瀅淫水,竟被肉棒帶射了出來.

建寧正樂在頭上,忽覺陰戶一空,大驚起來,怕他真要捨她離去,忙雙手箍住他頭頸,求饒道
:「不要走嘛,你愛怎樣插便怎樣插好了。求你再插進去好麼 」

韋小寶板著臉道:「這話是你說的,不要後悔?」 韋小寶直起身軀,在她胯間半跪半坐,伸
出左手,在她乳房上一陣亂搓亂捏,弄得公主仰首吐氣,受用非常。

韋小寶見她暢美,也是一喜,又見公主兩隻乳房渾圓挺拔,乳頭粉紅幼嫩,握在手上,彈性十
足,確是一對好物兒,一時玩得不亦樂乎,如搓粉團般狠狠搓.建寧給他弄得美入心肺,陣陣
快感不住自乳房擴散,呼呼叫爽:「我的好桂子老公,人家這對奶子,終究是要給老公玩的,
你就行行好,現在不忘玩奶子,且先把陽具插進小屄去,一邊操我,一邊玩好麼?」

韋小寶心裡暗罵:「好一個又淫又騷的浪貨,下面這個小淫屄,連些許時間也空不得!」眼睛
下望,只見屄口那兩片花唇,已被操得紅撲撲的,還帶著點微腫,淫水仍是淌個不休,從屄縫
處湧將出來,既養眼又可愛。

望住這個又緊又嫩的好屄,忽地心頭一動,心想:「這個屄兒雖美,可是這幾日連番肏弄,再
美也肏得膩了,前時在麗春院曾聽人說,女人身上有三個孔兒,都是男人愛插的,除了下面這
個生娃娃的東西,一個是嘴兒,一個是屁眼兒。屄兒和嘴兒,我都嘗過了,就只剩這個屁眼兒
沒動過,不知插進去怎生模樣?好!老子今日就和你屁眼兒開張。」

韋小寶嘴角含笑,用力捏了一下奶子,說道:「想要老子插,就得乖乖聽老子話。不要多聲多
氣!是了,你前時那個角先生呢?拿來給我。」

建寧大惑不解,心裡想著,你下面掛著一條貨真價實的大東西,還要角先生 作甚?肚裡雖這
樣想,始終不敢多問,生怕這個寶貝人兒又生氣起來,拋下自己走人。當下伸手到枕頭後,打
開一個暗櫃,探手把角先生取出來,交給韋小寶。

韋小寶接過,說道:「你奶奶的,把這根東西放在床頭,是否方便晚上拿來.

建寧臉上一紅,但這確是事實,只是這等事情,又如何能開口承認。

韋小寶也不追問,拿過一個軟枕,墊在公主臀下,讓她下身微微向上抬高。建寧也不覺奇怪
,心想這樣抬高小屄讓他插,必定會插得更深。正在想著間,已見韋小寶握緊巨棒,把個鵝
蛋似的大龜頭抵在屁眼上,她微微一驚,忙道:「不是那裡,再往上一點。」

韋小寶笑道:「我沒有走錯路啊!正要插這話兒。」

建寧聽得魂飛天外,臉色立變,急忙用手掩住,發急道:「這個使不得,人家前面好端端有個
洞兒不干,因何要弄後面的屁眼。」
韋小寶怒道:「我早就知你會囉哩囉嗦,不干,不干,前面不干,後面不干,什麼都不干!」
說著佯裝要爬下榻來。

建寧愛極這個大傢伙桂老公,豈肯讓他離去,當下伸手拉往他,可憐兮兮道:「好吧,只要你
不走,人家應承你是了,不過……不過你那根東西這麼大,我這麼一個小孔兒,怎能插進去?實
在……實在害怕……」

韋小寶道:「這有什麼好害怕,其實不知多少人喜歡插屁眼,你又不是第一個。我慢慢弄進去
,不會痛的。」

建寧也曾聽過宮女們說過,宮中的太監,也愛用角先生弄屁眼,當時聽見,只道太監少了那東
西,才用屁眼來代庖,另尋快活門徑,沒想連韋小寶也愛上此道。心想,既然他喜歡,只好順
著他是了,便道:「你得慢慢來,不要弄痛我…

韋小寶在她腿上一拍,說道:「我曉得的,架開兩條腿,我要進去了。」 建寧委實害怕,但還
是依他,把雙腿大張。

韋小寶握緊肉棒,吐了一口唾液,抹在龜頭上,在屁眼上磨蹭一會,才把龜頭徐徐塞進去。

建寧給巨龜撐開,立時火辣辣的一陣疼痛,隨覺肉棒逐漸深入,脹得好不難受。忙道:「慢一
點,痛……裡面好脹……」


韋小寶只進了半根,已被箍得難以再進,但那緊窄的快感,確實和前面大有不同,心想,原來
干屁眼是這麼爽,難怪如此多人愛走此道!當下腰臀加力,又進了幾分。只見公主雙手緊握床
褥,雙腿發顫,柳眉深聚,一張俏臉已紅得發脹苦,終於把整條陽具全插了進去。韋小寶緊緊
抵住深處,一時不敢妄動,說道:「譁!你這裡緊得很,爽死老子了!」

建寧見他不動,稍稍安心,說道:「好脹,脹得人家好難過,你暫且不要動,待我先回一回氣……」

韋小寶拿起那個角先生,用手指分開前面的花唇,紅艷艷的露出一團嫩肉,只見那小小的洞兒
,一張一合的,不停地翕動,甚是有趣。再看那頂端的小肉芽 ,早已撐開了包皮,探頭探腦
的露了出來。韋小寶二話不說,伸出食指壓住肉粒,輕輕捻搓。

建寧登時爽得渾身僵住,接著幾個哆嗦,一股淫水從小屄滲將出來。韋小寶見著大喜,拿起角
先生朝那洞兒直插了進去,只聽得公主「咿啊」一聲,叫了起來。

韋小寶提著角先生抽出插入,問道:「這樣美嗎?」

建寧前後兩洞同時受襲,當真美不可言,見問忙道:「好美,美死了……你也動一動,我要兩條
大棍一起幹!」

韋小寶一聽,那還忍得往,當即挺動腰臀,在她屁眼大幹起來。而手上的角先生,卻沒有半點
停頓,配合下身的動作,一於來個雙管齊下!

建寧初時還不大適應,只覺屁股陣痛陣麻,好不自在,但經過韋小寶一番開墾,快感漸生,加
上前洞那根角先生,卻劈頭劈腦的亂撞,直教她爽得魂飛魄散,也不理會宮外的人聽見,大叫
起來:「美死我了,再要狠一些,插深一點兒,操死我算了……喔喔!好美……好老公,操得好深
,人家愛死你啊,大屌兒老公.

韋小寶也被那緊窄箍得死活不知,渾身美得毛髮倒豎,當下奮不顧身,舉槍大殺,口裡叫道:
「干死你這個騷貨,操死你這個淫娃,射死你這個臭娘皮……

建寧給他狂抽猛插,操得神志昏亂,洩完又洩,也不知丟了多少回,兀自一股勁兒喊著:「死
了……死了,快活死了,今回幹得真過癮,千萬不要停下來,繼續操我,操死我這個騷貨……」

韋小寶聽見大笑:「你倒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騷貨。」

建寧喘著大氣道:「是……是騷貨,我是世上最騷的騷貨,操死我吧……」
韋小寶一邊干,一邊罵,直幹了半個時辰,方覺龜頭跳動,忙抽出陽具,跨開雙腳,騎到公主
的頭上,叫道:「打開你張臭嘴。」建寧望住眼前濕漉漉的肉棒,想也不想,大張小嘴。韋小
寶腰桿一挺,把個龜頭塞入她口中,接著打個哆嗦,濃濃的精液,把公主灌了個滿嘴。待得韋
小寶發射完畢,聽得公主喉頭「咕嚕」一聲,全吞進肚子去。但她還嫌不夠味,握緊肉棒,又
一輪吸吮,直至軟卻,方把肉棒吐將出來。

韋小寶洩得渾身發軟,倒頭仰睡在床。公主一個翻身,趴到他身上,小手仍握住軟軟的陽具,
玩得甚是起勁,隨聽她膩著聲音道:「剛才真是快活死了,原來操屁眼是這般爽,以後你得把
我幹前干後,兩個洞兒全都交給你。」

韋小寶瞪住她道:「好一個欠干的騷貨,找日我叫兩個男人來,把你前後一 起貫通,操死你
這個臭娘皮!」

建寧嗔道:「死桂子,你當我是什麼!」接住又伏到他身上,輕聲細語道:我才不給其它男人
操,人家下面這兩個小淫洞,就只給你這條大屌玩,我要替你生好多好多小小桂子,你說好麼!」

韋小寶聽得心裡一驚,暗叫不好:「這幾天只顧和她日夜胡混,還沒想到這件事情!要是真如
她所說,給我生個小小桂子,這可大大的不妙,到時公主的肚皮大起來,小皇帝豈會不道,還
不是要了老子這條命!」一想及此,登時冷汗直冒。

就在韋小寶發呆之際,忽聽得宮外聲響,一名宮女咳嗽一聲,說道:「稟告公主,皇上派人來
傳桂公公,說有要緊事,著桂公公馬上到上書房。」

建寧應了一聲知道,向韋小寶道:「你現在先去見皇帝哥哥,見完後記得回來找我,今晚我要
和你玩個天光。」
韋小寶正為剛才所想的事發愁,聽得公主這句話,立時臉上一沉,說道:「你就只顧尋歡作樂
,若給皇上知道咱們的事,到時不但我人頭難保,連我老爹、老爹的老婆、表姑、表弟、外母
、外孫,一古腦兒全都拿去「唰唰」一刀,殺個清光。我一家大小通統去横须贺消费水平見閻羅王不打緊,只
怕我變成無頭鬼,日日夜夜來纏住你,晚上和你蓋被肏屄兒,把你嚇個半死。」

建寧聽得毛管眼大張,顫聲道:「你不要嚇我嘛,人家才不要和無頭鬼干。況且哥哥向來喜歡
我,就算給他知道了,也不會拿你去「唰唰」的。」韋小寶滾身下榻,一面穿衣一面道:「這
個未必,就算皇帝不殺我,難保皇太后就會放過我……」想到皇太后幾番要殺自己滅口,不由又
淌出一身冷汗,匆匆穿好衣衫,飛步往上書房去了。

康熙聽得韋小寶到來,從龍倚站起身,待得韋小寶磕頭完畢,挽著他的手,喜孜孜道:「小桂
子,我考慮了多日,決定派你到清涼寺走一趟,你認為如何?

韋小寶一聽,心中暗暗叫苦:「乖乖龍的東,不是要老子到五台山无码伦理中字做和尚吧?」心裡擔憂,但
嘴上卻道:「皇上派我辦事,小桂子自當盡力,請皇上放心。

康熙笑道:「我就知道你能幹,忠心耿耿,才不派別人去。這樣罷,我想你到五台山去,在清
涼寺服侍我父皇,回來我再給你做個大官。」

韋小寶心道:「官是大是小倒不打緊,只要不叫我當和尚,我便謝天謝地了」當即跪下磕頭,
道:「皇上待奴才恩重如山,只盼老皇爺平安,什麼也不重.

康熙心中歡喜,從書桌上拿起一個黃紙大封套,說道:「今趟你到五台山,首先前往少林寺宣
旨辦事,這是封賞少林寺眾僧的上諭,辦什麼事,在上諭中寫著,到少林寺後才可拆讀,你遵
旨照做就行。現在我先升你一個小官兒,任你為驍騎營正黃旗副都統,是個正二品的官。你本
是漢人,現賜你為滿洲人,這叫作入滿抬旗。而正黃旗乃皇帝親將的旗兵,驍騎營便是皇帝的
親兵。你之前的御前侍衛副總管,官兒仍然兼著。」他知韋小寶不學無術,年紀又小,當真做
官是做不來的,因此兩個職位都是副手。

韋小寶聽畢,連忙跪下磕頭,連聲多謝。又想,皇帝先派自己到少林寺頒旨,封賞眾位大師救駕
有功,敢情是讓自己出出風頭,心中不由有幾分得意。

康熙將驍騎營正黃旗都統傳來,諭知小桂子並非真太監,而是御前侍衛副總管,真名韋小寶,
當日為了擒殺鰲拜,才派他假扮太監,現已升任為驍騎營正黃驍騎營正黃旗都統名叫察爾珠,
在鰲拜當權之時,大受傾軋,已下獄中,後來韋小寶擒殺鰲拜後,這才獲釋,自然對韋小寶十
分感激,見皇上命他為自己副手,當即向韋小寶道賀,免不了互相謙虛一番。

接下來康熙著二人點齊兵馬,命韋小寶明早馬上出京,不用來辭別了,並將 調動驍騎營兵馬的
金牌交了給韋小寶。
韋小寶離開上書房,想起日前從神龍島回京,把雙兒留在宮外等候,而自己卻一連幾天,盡在
寧壽宮和公主顛鸞倒鳳,不曾和雙兒談話兒,心中好生過意不去!今回到少林寺去,非要雙兒
陪同前去不可。

當下和察爾珠同去見御前侍衛總管多隆,把皇帝上諭給他看了,並挑選幾名親近侍衛,點齊二
千驍騎營軍士,明早出發。辦妥正事,韋小寶也不回到自己住處,走出宮來,逕往客店找雙兒
去。

雙兒多日不見韋小寶,心中想唸得很,待得見韋小寶走進房間,喜不自勝,忙迎將上去:「相公……」

韋小寶伸開雙臂,笑道:「好雙兒可有記掛住我?快過來讓我抱抱。」

雙兒一聽大羞,馬上打住腳步:「相公一回來就拿人家開心。」說著低垂螓首,紅著臉不敢抬
起頭看他。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