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園春情 – 經典 [2/6] – 爱欲小说修正版
「阿雄,
事情過了就算了,不要再自責。我也要負一部份責任。你要知道,這是叔嫂相姦,
人言可畏。」不知何時,她已站在我身旁,幽幽地說.

「珠敏,我知道。但是我真的很愛妳……。」

「不可以!而且,你還是叫我嫂子比較好。」

「不!公開的,我叫嫂子,私下裡我要叫妳珠敏。」

「我說,不可以!我們即使不管世俗的批評,也要考慮到你哥阿勇。」

「我跟哥從小就互相關懷著長大的。ㄝ……妳前幾天說哥怎麼了?」騎虎難
下,不得不轉移焦點.

「不提了。」

「不!我想知道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妳說「譚家要有後,恐怕得靠你了」。」

「你為什麼問這個?」

「我關心妳,也關心哥。」理直氣壯地。

她默默地注視著我,臉開始變紅.

「難道哥無能?」懷著忐忑的心情,我試探著。

她低著頭,搖了搖. 顯然的,意志正在退縮.

「要不……?」

「他只管盡興就好,亂捅一把……」她頭更低了。

「只要能射也能懷孕啊。」

「他都一分鐘不到……不管有沒有進來……老是弄得我一身都是……」

突然,我恍然大悟,智障的哥雖有性衝動,卻不懂怎麼做。這一年多來,她
雖有丈夫,卻不啻守活寡!想到此,內心一陣不平,一陣捨不得她的衝動……。

反身抱住她!

「阿雄,你不要又來……」她氣極敗壞地說.

「嫂,妳聽我說. 讓我來代哥。我們是親兄弟,他也不能無後。」

「不行,要是被人撞見了,我們都無法容身。」她惶恐地說.

「我們在外面,不在家裡. 」

「不,我怕!」

「不用怕,不用怕。」我低聲說. 一手在她胸前,隔著衣服,輕輕地撫摸著。

漸漸地,她又開始耳根發紅,呼吸急促了起來。

小心奕奕地拉起她的上衣,一手溫柔的伸入胸罩內。感覺得到,乳頭已經堅
挺了起來。

「阿雄,求你千萬不要。我們會越陷越深的!」她輕喘著,嬌弱地說著。

此時,色慾薰心的我怎麼還聽得進去!一手拉下她的長褲及內褲。內心仍在
天人交戰中的她,在我的強行操引下,半推半拒的配合著我的動作。

等到我的插入她裡面,她才放棄了的象徵性的微弱掙紮。

她溫暖而緊縮的膣腔,為我帶來無比的舒暢與快感。

漸漸的,她開始配合著我的衝插,進而緊抱著我,聳扭臀部。

激情的活塞運動,帶來「唧唧」聲響,我們更加賣力地衝刺與接納.

終於,火山爆發了——兩個人上身緊抱著,下體緊合著。

好久,好久。當我們分開來,她默默的穿好衣褲,提起飯籃,低著頭,走色情视频免费一小时了
回去。

刻意工作得晚些,待太陽完全下了山,我才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摸黑回家。
進了門,看到晚餐的飯菜尚完整地擺在桌上。媽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浴室裡傳
來哥的歌聲。

我滿臉狐疑地看著媽。

「阿雄,今天怎麼那麼晚才回來?你嫂子說等你回來再一道吃。」

「那,大嫂呢?」

「呶,這會兒她正在裡面幫你哥擦背。」挺著下巴,指了指關著門的浴室。

「嘿!你們兩個別再鬧了。快出來吃飯囉!」接著,對著浴室喊道。

洗了把手,剛把碗筷擺好,哥和嫂已經陸續從浴室裡出來。

「媽,我告訴妳ㄡ,我們要生寶寶了。阿敏說要生一個,嘻!」哥喜孜孜地
對媽說著。

「阿勇,你再不正經,看我打你嘴巴。」嫂有點不好意思地罵著哥,回過頭
來,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媽則一臉笑盈盈的看了嫂一眼,回頭對哥說:「看你,像小孩子一樣。阿雄
都要笑你。」

「不會的,弟才不會呢!」轉過臉來,對著我傻笑著。

我則一臉尷尬地,對著他們說:「還不吃飯?我都餓壞了。」

此後,足足一個多禮拜,嫂不是刻意留在哥的身邊就是媽的身旁。我連跟她
單獨相處的機會都沒有。

為了消除內心的歉疚與孤獨,我對工作更加地投入。嫂則跟往常一般,即便
面對著我也像個沒事人似的。

我把工寮裡的肥料堆整平,在上面舖上一層厚厚的空麻布袋,最上面再舖上
一張草蓆,好在午後睡上一個舒服的午覺.


沒事時,我會獨自留在工寮那兒,想著嫂子,回味著她那迷人的胴體. 順便
將未用完的各類肥料整理、打包好。

※※※※※※※※※※※※※※※※※※※※※※※※※※※※※

一個百無聊籟的星期日下午,大家都不下田。我騎著鐵馬(腳踏車)到村裡
買了些東西。回來時,只看到媽靠在沙發上打瞌睡,房間裡傳來哥的鼾聲。為了
不吵醒他們,我放輕腳步,往香蕉園裡的工寮走去。

進了工寮,赫然發現嫂坐在那兒!此刻,她穿了件中開短上衣,下著白色寬
短裙。

看到百度影音浏览器安装我,她有點靦腆地站了起來。我則內心砰然一響。

迫不及待的,我衝過去,一把抱住她,二話不說,猛親著她的香頸. 一手從
上衣下襬伸入胸部,裡面竟沒穿胸罩!我貪婪地把玩著她那豐潤而聳立的乳房。
她則閉著眼輕輕顫抖著、靠著我,任我玩弄。

抱著她輕放到草蓆上,掀開裙子,雪白的下身呈現眼前,她連褲子都沒穿!
高凸的陰阜隱藏在一叢烏亮的陰毛中。

我一邊貪婪的吸吮著她的舌津,一支中指輕探桃花源。很快地,潺潺淫液沾
滿整個手掌。

不再猶豫,脫掉短褲,扶著業已暴怒的陽具,中宮直入!

「啪!啪!啪」陰囊拍打著她的會陰,聲聲可聞。

「哼!哼!哼」她喉頭的哼哈聲配合著身體節奏性的顫動,長髮也跟著晃。

我則沒命地肏著,宛似要盡洩多日來的積鬱.

儘管是閉著眼,偏著頭,她主動地用雙腿箍著我的腰,以便我更深的插入,
還不時上下左右聳動,配合我的抽送。

怒馬在狂飆,熱血在沸騰

腦中一片空白,我用力的肏……盡情的肏……。

盡情享受那不可言喻、再以形容的肏少婦嫩屄的美感,盡情發洩我對她的愛
與心中的淫慾.

宛如上次般,感覺到她內部一陣陣強烈的收縮,溫潤的溼液自內湧出,澆灌
在龜頭上,氾濫在膣道裡,龜頭正被強有力的膣肉有節奏性的吸啜著。

我知道,她已是到達高潮。可是,我仍然慾念高漲,我本能的固鎖著精門,
更賣力地肏,次次盡根,下下到底!

再瘋狂的肏插了五、六百下,終於,我的龜頭一陣不可抗拒的酸癢,精液如
火山爆發一般,怒噴而出,一股腦兒射在她裡面!

低頭看她,已經兩眼翻白,氣喘連連.

陽具沒有軟下,愛慾仍然高張,翹硬的插在她裡面,我緊抱著她,大口的喘
著氣。

等到我們回過氣來,只見她妙目流轉,嬌嗔道:「你,那麼——,要殺人ㄡ?」

我則一言不發,撐起上身,又是一陣猛肏!

「唉……呦!救……命人……喔!……」低呼著。

等到我第二次射精,她已經完全軟癱了。抽出陽具,她下面狼藉一片。

取了衛生紙,輕輕的擦拭著她的會陰部。

※※※※※※※※※※※※※※※※※※※※※※※※※※我們面對面坐著,
看著對方。

「你生我氣嗎?」溫柔的眼眸注視著我說.

我搖搖頭:「這幾天,我好想妳!」

「我也是……」

「那,為什麼總是要躲著我?」我焦慮的望著她。

「……」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慧黠地注視著我,那種表情讓我心折。

「這些天裡,我耐心地引導阿勇,讓他不要那麼猴急,也讓他射到我裡面。
我真的想懷他的孩子,如果可能的話。畢竟,他是我的丈夫。」低下頭,幽幽的
說.

「他做到了嗎?」

「最近這兩次總算可以了。」一臉無奈的表情。

「萬一不成呢?」

「至少,還可以懷你的。」

「仍算哥的?」

「是的。所以,你也應注意自己的言行。」抬起頭來,看著我。

「我懂。」我堅決的說.

看她在走回家的路上,腳步有點蹣跚,才驚覺到剛才太魯莽,可能把她給肏
壞了。

晚餐時,看她不時輕蹙眉頭,我以詢問的眼神看她時,反被白了一眼。

第二天,她做完早餐後即回房,未下田。我心裡焦急卻只能乾瞪眼。

到傍晚,她才出來。看附近沒人,我迫不及待地靠過去,問她:「妳怎麼了?」

「你,該打!」她紅著臉,瞪了我一眼。

「怎麼?」我滿頭霧水。

「你把人家弄得都腫起來了!」

「啊……對不起嘛……下次一定輕些……」我愕愣的,不知如何安慰她才好。

她不再理我,掉頭往在遠處的媽走去。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