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性爱小说  »  我在北部時的淘氣母親 [2/2]

我在北部時的淘氣母親 [2/2]

母親此時卻找我聊天,母親說「上來睡,媽不怪你,快」,我怎麼好意思,我都全副武裝了。我說「媽,你放心,我決不會再讓妳一夜難眠,今晚就放心睡吧」,母親伸手拉著我的手說「起來,快,這是媽的命令,不許抵抗、不許頂嘴、不許在說個不字,懂了麼?」,我見母親心意已決,就把MP3拔下放旁邊,以不碰母親身子為空隙,開始抵抗這床上意淫母親之戰,行動代號為「床上任務」。

母親說「幹甚麼阿,我是瘟神還是病毒,躲這麼遠?靠過來,妳是我兒子,怕我吃 了你不成?」,恩 很好,這「床上任務」沒五秒就破功了,我肩膀頂著母親的軟嫩香肩,母親開始跟我聊天,都聊我的事,包拓課業,以及女友。我看我不心把女友的事說溜嘴了,母親這才問「那你有沒有欺負人家呀?」,我笑說「那樣的欺負?是晚上欺負?還是白天欺負?」,母親拍了我一下嬌笑「甚麼白天晚上阿,呵 」,我說「媽,我白天晚上都欺負她,你要問清楚一點,不然我不知道怎麼回答阿?」。

母親的聲音更是害羞了,把粉拳打在我肩膀上說「這麼行?我看是久久一次吧」,我把身體轉向母親那邊,聞著母親的香味說「母親猜猜我能幾天幾次呢?」,母親這時也轉了個身子,面向我說「不猜不猜,你就這嘴會套話」,我偷偷的伸手摸了母親的玉手說「那媽你希望我能幾天幾次?當做猜猜看,好玩而以」。

母親這才想了個想說「三天 阿不,你年經,所以是兩天一次」,我故意做的很誇張的表情說「哇 媽妳還真神機妙算劉伯溫,跟那借東風諸葛孔明有得一拼了」,母親笑說「別在假了,你那話我一聽就知道我猜錯了」,我故意把臉朝向母親臉前,我的臉上感覺到母親的鼻息,以及母親那嘴唇呼出氣,我小小聲說「媽妳老實說,你希望我能幾天幾次,猜對有獎勵」。

母親嬌嗔的說「唉呦~硬要我說,那我就說吧。如果能每天晚上一次,那就很了不起了」,我把嘴拉到母親的耳旁說「猜對一個,猜錯了另一個」,母親疑說「哪個對,哪個錯?」,我故做神秘的說「每天是真,一次是假 .,我一天起碼要三次,呵」,講完哈了母親耳朵一口熱氣,母親癢了一下說「胡說,那這麼行?」,我說「猜對一半還是有獎勵,獎勵就是 」,我在母親的脖子上親了一口說「本來是嘴巴的,這次猜一半,就脖子了」,母親起身兩手輕拍了我胸口說「連母親你也敢欺負,你這孩子,真是 呵」。

我急忙說「哇,得到獎勵的人還不滿足,這還有天理,還有王法嗎?」,母親笑著看著我說「你喔 欺負人喔」。在這番調情後,我那甚麼「母親任務」早已經被我拋在腦後,我把母親當作是自己的女人調情,而我忍了一個月的陰莖,身體上早已經慾火難耐,母親說「分手多久拉?」,我乾脆摟著母親說「一個月了,也一個月操逼的姿势沒碰女人了 」。

母親這時候是側躺著面向我,母左我右,母左牆壁、我右床邊。我不停把臉湊了母親臉龐,用鼻子摩著母親的鼻尖,左手先摟著蠻腰,在往上愛撫著美背、玉頸,母親的鼻息聲越來越大,我輕輕的把嘴湊到母親嘴邊,點了點、吻了吻一下說「媽 今天早上說妳衣服不漂亮,是故意開你玩笑的、鬧著玩的,妳不會生氣吧?」,母親羞說「生氣?早就氣死了,你這孩子年輕氣盛,我早就知道你們這年紀的都在想什麼 」。

我的左手從美背滑摸下來,雖然只隔個一件薄紗睡衣,連身裙那種,不過倒是感覺皮膚很滑,手感不差,看來美容院保養的不錯。我把手滑過臀部,在來大腿,連摸著小腿,把母親的大腿整個往我腿上擺,我說到「媽~那你說說,我在現想幹嘛呢?」,母親害羞說「不說不說,就會欺負自己人」,我在吻了一下下巴說「那母親願意讓我欺負嗎?」,母親這時候沒說話了,只是呼吸很快很沉重。

我起身,把母親兩腿扳開,棉被被我丟在地上,開了一盞床頭小夜燈,母親躺在床上,用手半遮著臉說「你真的要這樣?」,我把身子壓在母親身上,兩手把母親的雙手拉開,看著母親的臉,母親一頭長髮散在枕頭上,薄紗睡衣裸露出黑色胸罩,還有一件黑色三角蕾絲內褲,一深水藍色薄紗睡衣,露出香肩美腿,看的我肉棒硬起。

我先深深的一吻母親嬌唇說「媽不願意,我就停手」,母親臉側一邊,不敢直著看我說「你忍很久了?」,我輕輕的吻著母親的蜜唇、鼻尖、額頭、耳朵,脖子,乳房上的胸口,吻的母親眼睛半開,眼神朦朧,我說「今天媽不願意的話,我也要欺負媽」,媽這時候嬌笑說「你這孩子早打著這心眼,吃定我了」,我把母親睡衣上的肩帶退下說「冤望阿,我只是看媽妳 .」,說完已經把母親的睡衣,從母親腿上退下,母親的黑色胸罩包覆著兩顆乳球,中間深溝代表胸部不小,而母親兩隻大腿想要夾起來,卻被我身子擋在中間。

母親伸出右手擋了在自己的私處上,左手手臂則護在酥胸前,擋住雪白北半乳球,一個鼻哼說「我 我怎樣?」,我把母親擋胸的左手給拉開,右手則把母親右手給拉起,把母親的兩手往上拉,用左手壓著母親兩隻玉手,而母親的腋下無毛,刮的很乾淨。我舔了舔腋下說「母親妳不是也想讓我欺負一下?」,母親因為一下被舔敏感的晃了一下說「你都用這方法騙女孩上床阿?」。

我兩手繞到母親背後,解開胸罩,母親用手遮了遮胸罩,不願意露出乳頭,我把肉棒擠在內褲肉壺上說「騙女孩上床還需要這樣大費周章?我只對媽妳才這樣調情,今晚不想要我欺負妳?」,說完就把黑色胸罩給脫了,兩顆雪白奶子跳了出來,呈現水滴狀,雖然只有C,但是令人驚訝的是,竟然微微挺起,沒有下垂。

我雙手從母親胯骨往上摸,用雙手托住母親乳房下緣,開始搓揉,母親下巴仰了仰,嬌喘一聲說「甚麼 欺負 負我阿?」,語氣中盡是嬌甜軟羞,我開始用舌頭細細品嘗乳頭,先繞圈舔乳暈、舌尖連點乳頭,左手手指則是捏揉著左邊乳房,最後猛口一吸,開始粗魯大力的揉捏,不停的吸乳房,手口並用,讓母親鼻腔喉頭發出陣陣叫聲,我邊舔邊說「不說清楚要不要我輕負妳,我就不停手」。

母親早已經臉紅如霞,兩手摸著我的背說「羞死人呢,妳都欺負我成這樣了,我還能不願意嗎?」,我將兩手繞過母親腋下,讓我的胸口擠著母親的乳房,上下擺動身子,就上身胸口揉乳球、下身肉棒蹭肉穴。臉朝向母親,深情看著母親眼睛說「媽,我發現妳好美,今晚我怕弄疼妳了」,母親兩手環繞在我脖子上笑說「有這本事?看你調情調的媽都身子熱起來了,老實說來,多少女生被你這樣?」。

我重口吸了那蜜唇,舌頭在母親口親裡交纏,母親閉上眼睛,配合著我吸吮,從淡如親吻、到重如狂吸,我緩緩的扭著我的屁股,母親的腰身也在上下摩蹭我的肉棒。在親吻中,我騰出右手把母親的黑色蕾絲三角褲拉下,我放開母親的嘴唇說「就愛媽妳一個,我要媽做我的情人,好嗎?」,母親把左小腿抬高,讓我把內褲拿下來的說「情人情人,母親本來就是兒子前事的情人,呵」。

我站了起來,走下床,把窗戶上的百葉窗給捲下,把身子向母親頭那邊,母親起身,幫我把內褲脫下,我的肉棒直接跳了出來,母親直勾勾的盯著我的陽具說「還真的是長大了」,母親掩嘴一笑。我說「媽,妳說長大是多大呢?」,我把母親翻了過來,來個六九式,女上男下,母親害羞說「我哪知道阿,不過這姿勢還真丟人阿」。

母親的陰戶在我眼前,我開始用手指翻開外陰唇,先用手指在穴口玩弄,刺激陰蒂,用手指插進去挖摳肉壁,但是不敢太深。而母親還在享受我玩弄的她嫩穴時,我用腰頂了頂肉棒說「媽,妳那私處好美,幫我含含可以嗎?」,母親這才手握住我肉棒,開始套弄起來。被自己的母親套弄是很不一樣的,跟我之前的女生都不一樣。


我覺的肉棒在母親的手中,很有技巧的套弄,不會一下猛套太快讓你不舒服,也不會跟機器人一樣,同一個節奏速度握到底。我喊了聲「媽,用嘴好嗎?」,母親這才說「古靈精怪,花招真多」,話才剛說完,我就兩手捏了捏那肉臀,往下一壓,母親的雙腿在開一點,那外陰唇就被我的舌頭,從下往上舔到肛門,母親的美臀因為被舔太鬆麻,而自然的抖了抖說「妳這孩子 就欺負人 」。

在我吸著肉穴裡開始流出的淫液時,我的肉棒也在母親嘴裡不停的吸吮,無論是用舌頭舔龜頭,還是用手握住肉棒旋轉吹舔。這六九式讓我們母子兩人,更是達到性挑逗的刺激頂端。我看差不多了,在下去我就要被吸到口爆了,母親可以淫水直流,連續高潮,但我不行,我最多連打三次靶,之後都在射出來的子彈,都是水狀,毫無濃稠感,頂多讓我肉棒多痛的而以。

我把母親的屁股往前推,自己從母親跨下爬了上來,我右手捏著母親乳球,左手捧著母親小腹,把母親的身子往床底那邊移了移,讓母親後背式對著我。我雙手捏的母親肉臀說「媽 現在才真正是要欺負妳呢?我先告訴妳,這隔音不好,你可不要叫的太 .大聲」,我把龜頭在母親的陰戶口摩蹭,母親兩手撐地,讓奶子懸空,也不看說「熱阿 癢阿 都這樣了還在欺負媽 」。

我用手摸了摸肉穴,感覺很濕,把肉棒挺進肉壁,母親淺叫聲「恩..阿 」,我緩緩的移動腰部,深怕母親肉穴一開始沒被這麼大的插入,一定很疼痛,我讓肉棒停在肉穴裡,我把胸貼的母親背上,雙手揉捏乳球,吻著母親耳後笑說「現在在猜猜有多大?這樣有欺負到母親嗎?」,母親已經呼氣連連了,母親乾脆拉了個枕頭,整個頭靠在枕上說「壞死了,不猜 」,我開始緩緩動著肉棒,在嫩穴裡慢慢抽插,幅度不大,速度不快。

我挺起我的上身,兩手扶住母親胯骨,一個猛然撞擊,撞的母親悶坑一聲。我開始有節奏的擺動腰間,隨著速度和力度的加大,母親的美臀跟我的大腿發出,「啪啪啪」聲響,而母親的蜜壺不停的液出淫液,肉壁不停的夾擠我的陰莖,我說「媽,妳私處真的好棒 以前女生都沒妳這麼棒」,我伸出右手拉住母親的左手,把母親的上身拉了起來。

要母親看著我,母親上身扭轉一點,我看著母親左邊的奶子,隨著我的抽插下,不停的在我面上下乳搖,母親那臉蛋兒,更是可愛。母親那眼角似帶點淚光,可能太久沒做愛了,疼的眼眶都紅了一圈,更加惹人憐愛。母親啜泣說「慢點不聽,怎快了起來呢?」我放下速度,把母親翻成正面,在一次弄個青蛙開腿,這次先在肉穴口蹭阿蹭的說「媽 妳是不是很久沒有做愛了?」。

母親嬌羞的先吻了我一口說「你也知道妳爸走得快,家裡麵線生意又忙,每天回去都累個半死了,哪有時間自己 自己來 一下」,我用雙手不停的愛撫母親全身,在母親的小腳上,吸吮著母親腳趾說「媽~妳 都沒有找男人親熱親熱?」,母親因為被舔的腳癢,就掙扎到我的吸吮說「妳這壞兒子,在亂說啥呢?我可是很潔身自愛的呢 」,我一把摟住母親身體,在母親耳朵舔了舔說「媽真乖,我記得有些鄰居客人,來店裡看媽的眼神都不太對呢?他們有沒有欺負媽呢?」

母親兩腿纏在我腰上,肉壺不停的摩蹭我的肉棒笑說「那些人有色心沒色膽,就算真敢?我也不要,更何況現在不就有個壞人,壓在我身上欺負我嗎?」,我挺了挺龜頭,在洞口開始淺交,只用龜頭進入而以,騷癢的母親眉頭皺起來,熱的全身慾火焚身、漲的腦裡頭昏眼花。我笑說「媽,我不是壞人,是你的寶貝兒子阿」,九淺一深,讓母親不停的扭動私處,恨不得多讓肉棒進來一點。

母親嬌怒說「你在使壞,我就生氣了」,我突然一挺子宮頸,痛的母親牙一咬,貝齒在肩頭上,留下一半圈齒痕。我開始抽動肉棒,整個木製破床,都快被我搖散了,我他媽還真怕搞到一半床塌到,樓下報警處理,那時候我就真鬧笑話了。我使盡的操幹著母親,把這一個月累積的濃精,還有對女人的渴望,更有母親那溫柔的小女人模樣,讓我更是如癡如醉,插的美嬌娘閉嘴不敢大叫、爽的嬌淫母一身香汗淋漓。

木床發出「機乖、機乖」的哀嚎聲,我看著母親眼睛說「媽 我要妳的一切,答應以後當我情人好嗎?」,母親杏眼半開,櫻口微張的說「我還是妳的母親,乖一點,你想要的話,媽可以讓你 .阿」,我一個大力一挺、一撞、一插,母親身子弓了起,兩腿伸直撐起自己的身子,把美臀抬高一寸,私處不停的抖動出淫水,我的肉棒和底下床單都是愛液。

等母親稍回緩了緩,我抱著母親吻了一口說「答應我,以後外出我叫媽,私底下我叫寶貝,好嗎?」,我在一次擺動腰部,母親已經忍耐不住放聲呻吟了。母親酥奶乳球隨著我傳教士體位的抽插,兩個雪白奶子不停的上下搖晃,母親哀羞的說「就依你了 兒子」,我越插越感到舒服,肉棒在淫水四洩後的肉穴中,更是滑膩黏糊糊的,我笑說「還叫兒子? 叫老公」,母親嬌喘說「壞 就不說」。

我停住陰莖不動,母親見我不動了,我說「我的美嬌娘,我的老婆寶貝,不說就不是我的嬌情人了」,母親噘起小嘴了說「老公 寶貝」,我說到「媽,你還真乖阿 呵呵」,母親這才知道又被我欺負了,害羞的氣說「你就欺負人 」,我笑了兩聲,吻了母親的嘴,開始加速動起腰身,灌的母親肉穴撐開哀哀叫,我看這淫叫聲越來越大。

我也顧不得別人怎想了,我看著這眼前的女人,是我那慈祥母親、是我那嬌羞美婦、是我那淘氣情人,感到一切的爽度,加上母親肉穴的夾緊,龜頭一陣酥麻,用手摀著母親的嘴,把龜頭在頂入母親深處。我的身子震了震,肉棒在肉穴裡抖動,一股濃精宣洩而出。我抱著母親,在等雙方呼吸較緩了,兩人互相對看,各自微笑起來。

一陣床上溫存後,我跟母親兩人洗了澡,抱著睡到隔天早上。母親直說我把他折騰了一晚,今天都腰痠背痛的,我則是手不規矩的在美臀上摸揉,親著母親的小嘴說「下午就要回去啦?這麼快」,母親說已經第三天了,在不回去開店,誰養你阿? 我笑著說「那我想我的寶貝老婆怎辦?」,母親用手肘頂了我一下說「還說?自己回家找吧,哼」。

之後,我大學念完今年後,就轉到宜蘭大學,母親說為什麼要放棄台北,我說「想幫媽分擔一點工作,不願看媽一個人辛苦了」,說完在母親的蠻腰上摸了一把,母親嬌笑說「你就這嘴,講話半真半假,誰都知道你不安好心眼,呵」,我在母親耳邊輕說「偷偷告訴妳,其實我是來見我的寶貝老婆的,妳有沒有撸大师跟名图片大全看在哪裡?」

母親靦嘴一笑說「沒看到,不知道你說誰阿?」,我兩手扶在母親腰後,用肉棒頂著母親的屁股說「她晚上會在我房裡出現,如果沒出現,那就是在她房裡,你可別跟別人說阿,因為她是我的美嬌娘,我誰也不願意讓人知道,懂了嗎?」,母親轉了個身子脫離我,身子倚在家中客廳椅邊說「不懂你說的是誰?我這沒這個人阿」。

我用公主抱方式,把母親抱了起來說「這不就在眼前了嗎,呵呵」,母親說「抱錯人了,阿 .」,之後關起母親閨房,又是一陣打鬧嬉笑。我跟母親之間的感情,更像是一對互相陶侃的朋友,母親的淘氣、我的賴皮,讓我更是愛上母親剩餘一切,我願陪至母親到永久,永不分離。

** 這篇花了我不少時間打了,這也是我第一次嚐試用對話方式呈現劇情,或許性愛畫面較少,不過這是我喜歡寫的類型。我一向喜灣寫些輕鬆有趣的文章,這篇是突然想到的,中間母子之間的對談,還有主角那股台灣味,都是我很喜歡的陶侃語氣,還有母子調情的對話,我也是下了不少苦心。

可惜我尾巴收的不好,因為肩膀又痛起來,所以就草草收尾了,還真是遺憾。如果大家喜歡這文章的話,我看以後還有沒有時間,在出個系列作,可惜這篇目前就算這樣結尾了,我在別帖會考慮新的模式,我不想讓我的風格一成不變,最後謝謝大家看文,如果你們有看文過程中,有感到一絲絲的笑意,那就代表我又成長一點,謝謝大家。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